(5)
作者:梁羽生 更新:2019-10-10

龙象法王讷讷说道:“令尊,他,他和元帅一同出去,不会有什么事的,郡主,请你放心先回去吧。”

完颜璧明知他是说谎,但她此来的目的,也只是帮云中燕吵闹的,如今目的已达,这出戏她自是不用再唱下去了。

明慧公主本来内功甚为精纯,酥骨散的药力已经给她解了一半,此际再服了解药,已是可以自己走路。但她仍然如痴似呆,让云中燕扶着她走,好像一个身不由己的木偶。

走出“帅帐”,转入山路,云中燕方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:“姑姑,李思南并没有死!”

明慧公主呆了一呆,登时清醒几分,叫道:“是真的么?你,你莫要骗我!”

云中燕道:“当然是真的,姑姑,你不想再回和林了吧?李思南托人来接你呢!咱们一起走吧!”

明慧公主七分清醒过来,可还兀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说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云中燕道:“说来话长,总之绝不是骗你。完颜姐姐也是准备和咱们一起走的。”完颜璧道:“咱们一面走一面说吧。”

忽见翦长春从另一边山路上来,完颜璧道:“不好,他一定是来给龙象法王报讯的。”

云中燕深知翦长春的厉害,心想自己和完颜璧联手,虽然未必会输给他,但事情一闹起来却是不妙。当下连忙拉着明慧公主躲入树林。

完颜璧稍迟半步,背影已给翦长春瞧见。翦长春怔了怔,叫道:“是郡主么?王爷有令……”

话犹未了,忽听得有人冷冷说道:“你瞧清楚我是谁?”

声到人到,翦长春只觉微风飒然,一把折铁扇已是朝着他的面门拨来,接着唰的一响,一根软鞭就已朝着他的双脚卷到。

这“突然”出现的两个人正是藏在帅帐附近,准备接应李思南的耿电和杨浣青。

他们看见武林天骄和李思南、完颜长之一同出去,情知李思南已是用不着他们帮忙,故此仍然留在附近,等待云中燕到来。此时可恰好用得着他们了。

论武功,翦长春虽然敌不过耿、杨二人联手,最少也可以抵敌三五十招。只是由于他正在注意完颜璧,而耿电和杨浣青的轻功又是远远在他之上,出其不意,闪电般的袭来,不过三招,翦长春来不及呼援,就给耿电点着了麻穴了。

云中燕道:“啊,你们还在这里?”耿电说道:“外面消息怎样?刚才那声爆炸声——”云中燕道:“李盟主已经平安脱险,轰天雷的父亲和师父也都来了。刚才的爆炸正是凌老伯所显的神通。”

耿电说道:“咱们现在怎样?”

完颜璧道:“先回去我那里,接秦龙飞出来,趁着此际混乱,咱们一起逃走!”

明慧公主喃喃自语:“我,我也和你们一起走?”自己在问自己,一片茫然神气。

云中燕道:“姑姑,你在和林日子并不好过,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?”

明慧公主默然不语,低着头跟着他们走。一行五人,轻功都是不凡,不用多久,已是踏入金国女营的营地。

只见四条人影飞跑过来。云中燕“咦”了一声,说道:“另外两个是,是——”她只道完颜璧只是约好了秦龙飞和吕玉瑶来外面等候的,不料来的却有四人之多。

不过她的疑问已是不用完颜璧替她解答了,那两个人业已来到她的面前。

一个是轰天雷,另一个正是她朝夕相思的黑旋风。

轰天雷左手拉着吕玉瑶,右手拉着秦龙飞。黑旋风和云中燕也在不知不觉之间,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呆了片刻,两人同时说了出来:“想不到咱们还能相见。”

完颜璧笑道:“咱们快点走吧,以后的日子多着呢,你们的情话慢慢再说不迟。”

金国的兵马绝大部份已经调兵保驾,完颜璧带领他们从后山的小路逃出去,沿途虽有零散的官兵巡逻,见是郡主,谁也不敢啰唆。

忽听得马群驰骤的蹄声,来得有如暴风骤雨。隔着山头,已是看得见火把的光。明慧公主失声叫道:“啊呀。不好!”原来当前一骑,正是龙象法王,他带领一小队骑兵,打着火把追来了。他是替翦长春解了穴道之后,从翦长春口中得知真实的情况的。

轰天雷道:“咱们一起和他拼,不信拼不过他!”

明慧公主道:“不!”突然抢了一个巡逻士兵的坐骑,向着对面的山头斜刺冲去。

云中燕叫道:“姑姑,你——”明慧公主用“传音入密”的内功把声音送了回来,答复她道:“你见了李思南。请代我向他们夫妻问好。你们快走,我是决意要回和林的了!”

木华黎叫道:“啊,公主在这里了!”龙象法王叫道:“公主,元帅请你回去!”明慧公主道:“我本来是去找四哥的,你们大惊小怪作什么?听说他在西面山谷,是么?”

龙象法王恐妨她是说谎,连忙向西追赶,说道:“不错,元帅刚才是在那边,现在没事了。他已经到完颜王爷那里商量军国大事啦。公主,请你先回去吧。”

明慧公主吸引了追兵的注意,云中燕等人趁着龙象法王去追她的时候,早已藏身在长茅野草之中,从东面悄俏溜走。

出了山谷,金兵和蒙古兵的营地都已距离远了,完颜璧松了口气,说道:“好了,现在不用怕了。”

哪知话犹未了,山坡上乱石堆中,忽地跳出几十个金国武士,为首的正是班建侯和金光灿二人。

班建侯道:“这些人是什么人?郡主你为何跟他们逃走?”

完颜璧又惊又怒,喝道:“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!”

班建侯冷冷说道:“我管不着你,王爷可管得着你。王爷有令。叫我把秦龙飞和他们一起捉回去!郡主,你要袒护他们,我也只好不客气了!”

秦龙飞喝道:“好,你要捉我,那就来吧!”双掌相交,“乒”的一声,班建侯身形一晃,秦龙飞接连退出数步,脚跟直打盘旋。他的伤只好了七八分,当然敌不过班建侯。但班建侯已是不禁好生诧异,心里想道:“这小子学了秘笈上的功夫,果然非同小可!”

轰天雷霹雳似的一声大喝,一招“独劈华山”朝着班建侯的天灵盖就劈下来,班建侯用了一招“拂云手”化解他的霹雳掌力,兀是不禁有胸中气血翻腾之感,喝道:“你这小子好横!啊,原来你就是药王庙那个小子!”轰天雷喝道:“不错,那天我看在完颜姑娘的面子让你,如今你不客气,我还能和你客气么?你让不让路?”班建侯哈哈一笑,说道:“好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你以为我当真怕你不成?”双掌齐出,同时抵敌住轰天雷和他的师弟。

黑旋风在另一边和金光灿也交上了手。数十个金国武士则把完颜璧、云中燕、吕玉瑶三人团团围住,幸而他们有所顾忌,不敢伤害“郡主”,但她们要想突围,却也极难!

忽听得一声长啸,来得有如迅雷闪电,初起时仿佛还在三数里外,转眼间便己现出身形。轰天雷大喜叫道:“师父!”原来来的不是别个,正是“霹雳掌”秦虎啸。他闯进官兵队里,当者辟易!

秦龙飞骤然见着父亲,吃了一惊,被班建侯的“怀中抱月”式一推一带,几乎跌倒。幸得轰天雷一招“横云断锋”,阻止了对方续下杀手。

秦虎啸道:“龙儿,你的武功虽还不及师兄,也比以前进步多了,我很欢喜。好,你们现在退下,让他见识见识秦家的霹雳掌!”

一声大喝,掌似奔雷,班建侯全力化解,兀是不由得连连后退。秦虎啸大喝三声,连环三掌,最后一招使的是“独劈华山’,和刚才轰天雷使的一模一样。威力之大,却是远胜。班建侯饶是内功深厚,也是抵挡不住。五脏六腑都好像要翻转过来,哇的喷出一口鲜血。

只见尘头大起,陆昆仑率领丐帮弟子来到。和他同来的还有李思南、武林天骄和凌浩等人。

班建侯连一个秦虎啸都打不过,如何还敢恋战?此时金光灿早已伤在黑旋风剑下,数十名武士吓得个个唯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转瞬之间,逃得干干净净。

师徒、父子、好友重逢,皆大欢喜。秦虎啸道:“这位姑娘是——”李思南笑道:“她是完颜长之的女儿,不过却是帮咱们的。”轰天雷道:“师弟这次得脱险难,全仗她的帮忙。”秦虎啸情知内有因由,在这种场合,不便多问,笑道:“威儿,我和你的爹爹和吕东岩都说好了,待你回家之后,就替你和吕姑娘成婚。”李思南笑道:“秦大哥,你只说别人的儿子,可忘了自己的儿子。我们都盼望在同一天喝到他们师兄弟的喜酒呢。”

武林天骄笑道:“还要加上两对,耿世兄和我的徒几他们是自小订下婚约的,也该早日完婚啦。”李思南笑道:“不错,那么云中燕和风世兄的婚事,我也只能当仁不让,替他们主婚了。”

云中燕把明慧公主决意回和林的事禀告李思南,李思南黯然良久,接着笑道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从今后,你们风云雷电团圆。我们老一辈的希望你们做出一番事业!”正是:

英雄辈出风云变,电闪雷轰震九州。

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