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疑似故人来
作者:临雪蓝蓝 更新:2019-10-10

“怎么?这就是你的诚意?!”凤飞飞脚下一顿。扭头淡淡的瞥向宝座上的火麟草妖灵。

红衣女郎眼波儿一转,目光从紫衣少女的脸上转悠到凤飞飞冷凝的黑眸上,抿嘴一笑:“小女娃,你还未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

“你先放了我的朋友!”凤飞飞往紫衣少女逼近一步,紫衣少女倒也沉得住气,凤飞飞逼人的气势迎面扑来,她依旧不动如山。

“喂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紫衣少女柳眉倒竖,冲凤飞飞娇喝道:“能跟我们陛下合体,是多少修真者梦寐以求的事情!你别不知好歹!”

凤飞飞没有搭理紫衣少女的挑衅,灵识悄然弥漫开来,细细观察着队友们的位置。心底慢慢盘算着怎么先将队友们都接应到树屋里,只有他们安全了,她和小白才能找机会拖身。跟红衣女郎硬拼,肯定会是死路一条。这点,凤飞飞毫不质疑。

风临雪昏倒在红衣女郎宝座的第二级台阶上,距离凤飞飞最远,而且他还未清醒。刚才紫衣少女解毒,并没有包括风临雪在内,凤飞飞心底清楚这是红衣女郎想用风临雪来钳制她。

大殿的右侧,距离红衣女郎不过百米的台阶下。是她们目前所在的地方。紫衣少女身后,就是除风临雪之外所有的队友。

“火麟草,我这位朋友身上的毒能否先替他解一下?”凤飞飞没有理会紫衣少女,忽然转身面对红衣女郎。

红衣女郎正慵懒的斜倚在宝座上,一脸悠闲的看着凤飞飞,似乎凤飞飞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囊中之物。现在红衣女郎的表情,有点像猫戏老鼠。

“解了他的毒,倒也不是不可……”红衣女郎红唇轻挑,慢悠悠的说:“小女娃,其实这些都是小事。我们合体,只需瞬息之间就可完成!等我们合体后,这些人该怎么处置……我的意思,不也就是你的意思?”

“呸!说来说去,还不是要骗我们上当!”小白的怒喝声在凤飞飞的脑海里响起,凤飞飞看了红衣女郎一眼,就垂眼做沉思状,看起来似乎对红衣女郎的话挺心动的感觉。

“小白,你的灵力恢复得如何了?”凤飞飞暗自对小白说。生命之树的汁液手镯里还有一点,是这段时间新收集的。以前君玥存储下来的,她在出发前已经全部赠送给精力女王了。不过红衣女郎正虎视眈眈,她也无法把生命之树的汁液拿出来给小白恢复灵力。

“只恢复了一小点。姐姐,你有良策?”小白安静的伏在凤飞飞的怀里,眼前的僵局他也很无奈。他们的实力跟红衣女郎相差太多,如果没有万全之策,凤飞飞和小白都不敢轻易动手。

“没有。这火麟草妖灵的修为高我们太多,而且,她在我们身上都锁定了灵力。如果……”

“小女娃?”凤飞飞的话还未说完,红衣女郎有点不耐烦的声音就传入耳中。看来,这还是一只缺乏耐心的猫。

“火麟草,你是否不愿意放了我的朋友?”凤飞飞抬头面对红衣女郎,再次重申这个问题。同时暗自默念无相心法,将丹田里有限的灵力悄然运转起来。

凤飞飞身上刚传出一丝细微的灵力波动,红衣女郎已经危险地眯起了双眼,她宽大的红袍忽然无风飞舞起来。凤飞飞的灵力刚触及麦琪把他收进树屋,红衣女郎蓦然出手,双手如爪把昏迷的风临雪和欲往凤飞飞kao拢的威廉,凌空抓在了手里,阴鸷的盯着凤飞飞。

“小女娃,你一个连金丹都未修成的小娃娃,竟然敢在本王面前耍花招?!”凤飞飞破损的丹田还未修复,所以红衣女郎误认为她的修为还未到达金丹期。

红衣女郎一怒,凌厉的杀气顿时弥漫了整座火山树岛。就连树岛下面的岩浆湖都骤然沸腾起来,灼人的热量铺天盖地袭来!几乎在瞬息之间,蒸腾的热量就把空气中的氧气全部燃尽,杰西卡长老和重伤倒地的艾丽娜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不适。

被红衣女郎抓在手里的威廉和风临雪,因为缺氧,两人白皙的俊脸都涌现出一抹潮红。一直昏迷未醒的风临雪。腹腔里一阵沉闷,因为缺氧脑中泛起的阵阵刺痛,让他倏然惊醒,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“放开他们!”小白在红衣女郎发难前就隐匿了身形。树岛上无形的烈焰并没有对凤飞飞照成多大的影响,她冲红衣女郎怒吼一声,手腕一抖掌心就出现一柄火红色的软剑。话音未落,凤飞飞眸光一凝,身随剑走,整个人像利箭一般射向红衣女郎。

看到凤飞飞飞蛾扑火般扑过来,红衣女郎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,双手一振,把手里的风临雪和威廉都甩上了半空中,巨大的树冠上立刻伸出一缕缕火红的细丝,把半空中的两人紧紧缠绕起来,倒吊在半空中。

红衣女郎甩手把威廉和风临雪扔掉,指尖的印诀还未捏成,凤飞飞乘着她那一甩手的瞬间功夫,身形陡然急转,竟然转身飞向彩衣少女们。

“啊!……”

凤飞飞的剑尖和小白的灵力,几乎同时出手,分别划过了彩衣少女们美丽的头颅。当少女们恐惧的尖叫声传来时,她们已经身首异处。而被她们钳制的杰西卡长老和艾丽娜,凭空消失在大殿里。

“啊……竟然敢杀我的侍卫?!不识好歹的人类!”红衣女郎先是一声厉啸,紧接着一声怒吼,身上凌厉的杀气骤然将凤飞飞全部笼罩起来。

此刻,红衣女郎艳丽的五官已经一片狰狞,若不是凤飞飞的肉体是她寻找了千万年的,只怕此刻凤飞飞等人已经灰飞烟灭了。

“小白,回树屋!”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被火麟草妖灵禁锢了灵力。凤飞飞最先想到的就是先确保小白的安全。

本来就灵力不足的小白,才飞到风临雪的肩膀,就被红衣女郎的灵力波震出了本体。

“凤飞飞,别管我们,你们快走!”

“凤!小白!你们快回树屋去——”

“凤!快回来!”

“凤……”

红衣女郎身上蒸腾的杀气让风临雪完全清醒过来,精灵一向沉静的俊脸已经变了脸色。同伴们的惊呼声几乎在同一瞬间传来。

“想走?!哈哈哈……”红衣女郎似乎猜到凤飞飞身上有仙府一类的法宝,所以她并没有给凤飞飞机会。红衣女郎怒笑一声之后,从她身上忽然涌出万道红光,将已经被禁锢了灵力的凤飞飞紧紧包裹起来。

“啊!”一股刺痛和恐惧从灵魂深处传来,凤飞飞尖声叫了出来。与她魂魄相连的小白,在红衣女郎的气息袭入凤飞飞灵魂深处时,就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危险,如果红衣女郎得手,凤飞飞很有可能会魂飞魄散!

“姐姐!”小白凄厉的大喊一声,体内已经耗尽灵力的内丹,忽然从他的口中吐出,淡青色的内丹急速的盘旋在他的头顶,燃烧起生命力换取的一股强大灵力,带着几乎化为了流光的小兽向红衣女郎狂卷而去。

“小白,不要……”小白的内丹一吐出来,凤飞飞心底就升起一股深深的恐惧,她虚弱的哭喊了一声,却无力挣拖深入骨髓的红光。

“哈哈哈!不知所谓!想找死。来吧……”

“小白,不可!”一个熟悉而久违的声音突兀的响起,红衣女郎狂妄的笑声刚刚响起,一袭白衣满头银发的少年忽然出现在大殿里。少年修长的十指飞快的结印,一股浑厚纯净的灵力直追化为流光的小白。

“大成期修真者?你是何人?!”

“你是……玥哥哥!!”

“……”

红衣女郎震惊的声音和小白的惊呼声,隐隐约约的飘到凤飞飞的脑海中,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溃散,身体越来越轻,仿佛魂魄正逐渐跟身体分离开来。她很想聚拢精神力,想看一看刚才那一声“玥哥哥”是否她的幻听,可惜眼睛已经沉重的闭上。坠入混沌的黑暗里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“大哥哥,以后我可以喊你玥哥哥么?我的小名叫香儿,你也可以喊我香儿喔

“玥哥哥,你回来了!”

“玥哥哥,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孤单,香儿会一直陪着你的

“玥哥哥,我希望你能快乐……”

“玥哥哥,我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,只要你不再孤单,只要你能快乐……”

古树下,飞花落叶间,那个小小的女孩一脸痴迷,昂首看着古树下的银发少年。

“玥哥哥,你回来了……”凤飞飞的唇角浮现出一抹梦幻般的笑容,一个低沉妩媚的少年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:“我原谅你,因为你回头了

少年妩媚的声音如丝般直入凤飞飞的灵魂深处,她清亮的大眼忽然迷蒙起来,愣愣地在草地上伫立了好半晌,等她清醒过来时,银发少年的脸已经从她的脑海中淡去,此刻她站在了景州凤府。

刚才的古树、小女孩、银发少年,仿佛从未在她的脑海中出现过。

听到少年的声音,凤飞飞惊喜的转头,果然看见那个五官俊美的锦衣少年,正酷酷的盯着她。

“小九!真的是你!太好了,小九!!”凤飞飞欢呼着跑向离歌,张开双手想抱住锦衣少年,双手却在触及他的瞬间,锦衣少年忽然化为了流光。她的手穿过空气,怀中空空。

“小九,小九!”凤飞飞忽然慌乱起来,撒开小短腿,在凤家大宅里飞奔起来,想找到那锦衣少年。

“你在哪?小九,不要走!小九,我好害怕。你快出来啊!”凤飞飞边跑边喊,稚嫩的童音带着浓浓的哭腔,一股深深的恐慌弥漫了她的心头。她不知自己为什么忽然会有这么悲伤的感觉,只感觉到她一定要找到离歌!

凤飞飞哭喊着跑遍了整个凤府,却寻不到离歌的影子,她气喘吁吁的歪在古树上,低声抽泣着。

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女孩哭累了,倚着一株古树歪倒在草地上睡着了。

“肥肥,醒醒!”凤飞飞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离歌的怀里。

“都几岁的人了?睡觉还流口水?”离歌低头对她温柔一笑,大拇指贴上她的小脸,轻轻滑过她的唇角,抹去女孩嘴角上挂着的那串晶莹的液体。

凤飞飞脸一红,她昂头看着被午后的阳光晕染得更加俊美的少年,眉眼弯弯的笑了。

离歌?真的是他!真的是离歌!心底忽然涌起一股狂喜,将她狠狠淹没。

“小九,原来你在这里!真好!小九,你没有走,没有离开我?真好!真好!小九!小九!!小九!!!”

凤飞飞一把抱住离歌,将头埋进他宽厚温热的胸膛,双手紧紧的箍着他的腰,生怕他会再度消失一般,喜极而泣的声音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。

“……香儿,是我耳边一声叹息,惊喜中的凤飞飞猛然一僵。抱着少年的双手忽然轻轻抖动起来,喉间的哭泣戛然而止,她慢慢抬起了泪眼。

一袭白衣,满头银霜的少年,一双星眸漆黑如墨,正静静地注视着她。

“香儿,是我少年抬起修长的手指,轻轻拭去女孩脸上的泪珠,低沉醇厚的嗓音温柔中带着点淡淡的忧伤,“香儿,我回来了

少年微凉的指腹一触及凤飞飞的脸,她像被烈火灼烧般猛然惊跳起来,飞快的后退,一脸震惊的盯着银发少年。

“玥哥哥?怎么是你?为什么会是你?”

女孩的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浓浓的失落,君玥伸出去想拉住她的手,陡然僵在半空中。

为什么是你……不是他?这可是她话里的意思?君玥垂下了手,静静地凝视着凤飞飞,一种尖锐的痛陡然从心底涌起,迅速在体内蔓延开来。胸口沉闷又痛楚,君玥垂在腿边的双手不受控制的轻轻抖动起来。

少年眼里的痛楚,令凤飞飞的呼吸不由得一滞,她下意识的垂下了眼眸,不再看他。

“香儿,为什么?!”君玥目光灼灼的盯着女孩低垂的眼睑,看见自己,她失望?她为什么会失望?她期待的人,难道不是他?心底的痛泛着酸楚和委屈,以及一股隐约的怒气!君玥踏前两步,一手抓住凤飞飞的胳膊,一手捏起她的下巴,迫使她抬头看自己。

为什么?他问为什么?对上君玥燃烧着两团怒火的黑眸,凤飞飞忽然有点想笑,但是心底深处慢慢泛起的悲凉,却让她喉中酸涩。

“玥哥哥,你为什么要回来?为什么现在才回来?他……他们,都死了……”凤飞飞看着君玥,喃喃的说:“萧彦被毁了肉身,去了冥界……离歌,他,他……”

“魂飞魄散”四个字还未出口,凤飞飞已经泪流满面。君玥眼里的痛已经弥漫到他清俊的脸上,那丝怒气却陡然一散,他轻轻闭了闭眼,手里轻轻一拉,把凤飞飞拥进了怀里。

=======两年后

“姐姐,你还没感应到天劫的时间么?”小白坐在凤飞飞的肩膀上,扬目眺望远处茫茫雪域。

“小白,你干嘛老问娘亲这个?渡劫又不好玩!”丫丫还是八岁女孩的摸样,她牵着凤飞飞的手,脚不沾地凌空飞在雪域冻土上,昂头娇俏的瞪着眼凤飞飞肩膀上的金色小兽,拽着凤飞飞的手轻轻一甩,撒娇的说:“娘亲,龙域的龙会跟我们东方龙族长一个模样么?”

“娘亲也不知呢!”凤飞飞低头对丫丫温柔一笑,抬头看着远处辽阔的冰河。

如果她所料不差,渡过这无边际的冰河,到达冰河的另一端,应该就是龙族大陆了。已经两年了,也不知风临雪他们是否已经到达龙域,是否取得了生命之水。

一路上走来,她们并没有遇见风临雪等人。小白和丫丫是通过风中精灵残留下来的他们的气息,一路走到这里的。

当年君玥杀了火麟草妖灵,取了火麟草的内丹精魄,给昏迷不醒的凤飞飞吞下再助她炼化。凤飞飞清醒过来时,她破损的丹田不仅修复完好,而且修炼一跃到达了渡劫期。

因为不知凤飞飞何时才能醒来,风临雪带着其他的队友(雪莉也跟着他们去了),在艾丽娜的随行下,一行人继续西行,到龙域寻找生命之水。

而君玥……凤飞飞忽然感觉有点倦意,她低头对丫丫轻笑道:“丫丫,娘亲有点累,你带我们渡河吧?”

“好的,娘亲!”丫丫乖巧的点了点小脑袋,身形一晃,一条三十余米长的苍龙就出现在凤飞飞身前。

凤飞飞坐在丫丫的背上,小白从她肩膀蹦到她怀里,昂头看到凤飞飞的神色有点忧伤,他伸着小爪子有一下没一下扒拉着凤飞飞的长发。

“姐姐,不知道玥哥哥一个人去了仙界,会不会很孤单……”小白低低的声音像清风刷过凤飞飞的脑海,她远眺冰河的目光微微一凝。

“小白,那是玥哥哥努力了千年,一心一意要走的路,他……或许不会孤单凤飞飞轻叹一声,驱走脑海中银发少年破碎虚空时,看向她的那双心疼不舍的星眸。

他们,都是执念太深的人,所以注定了要走各自选择好的路……凤飞飞缓缓展开右手掌心,掌心的血痣依旧殷红如血。

“小九,有你在,我永远不会孤单!无论前路是风雨飘摇还是阳光明媚,我都会一直走下去,永不放弃!小九,等着我……”

《芳草天涯.人间卷》——全剧终